暨阳论坛>爱好>荷 塘 秋 韵

荷 塘 秋 韵

webdev 发表于01-09 | 0 条评论 | 标签: 文学沙龙,


                                                               楔                       子

        关于荷的作品,这世上已有太多太多。从古到今,名家大师们用尽各种所能用的表现方式来展现荷,荷之美仿佛已被他们赞颂殆尽了。当我写下这题目时,心里不禁很是恐慌,这恐慌是来自于对名家大师们的敬畏。我知道在这绚丽多彩、争奇斗艳的荷的作品俯拾皆是的情况下我再去写是那么地不量力、不讨好。可是我还是想写,写出我自己的东西,这就和一对夫妻虽然知道自己很丑,虽然知道他们生的孩子也可能很丑可还是要自己生一个的心情是一样的。

                                                             江南                      深秋

     当人们的目光都被飘香的桂子和初放的菊花吸引住时,我却始终惦记着郊外那片曾经邂逅的荷塘。那招展的绿叶那映日的红花总让我梦萦魂牵。

       终于等到一个暇日。

                              *     月     *      日                             小 雨    微 风

        昨日便盘算着今天一定要去看看我那思念许久的荷,所以早早便起了床。推开窗,外面竟下起了雨,雨不大也不小,不紧也不慢,仿佛也在享受着假日的悠闲。

        雨,典型的江南雨,缠缠绵绵给人凭添了一份忧郁。

        这样的天气是属于文人的,因为只有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雨才能彻底洗净人心头的浮躁,留一份空灵,让才思迸发。

        望着窗外的雨心里忽然涌起了兴奋:雨中观荷当有一番别样景色吧!

        撑起雨伞,踏上了去往郊外的路,我的脚步是轻快的,感觉象是去赴一场初恋的约会,甜蜜、紧张和兴奋缠杂在胸口挤得心跳也加快了。

        雨小了些,如丝一般,飞飞扬扬。远远望去,天地间仿佛已被雾气装满。远处的小山也被天空无处不在的乌云吞并了,只剩下幅若有若无的轮廓。田野里映入眼帘的主色调似乎只有枯黄。

       猛然间我心里有了种担忧,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荒草上的雨水很快打湿了我的鞋子和裤角,我无暇顾及;路边忽然闪出的几株瘦弱的野菊献媚般地冲我娇笑着,我也无心理会 。只盼跨一步就能 见到那我常常思念着的荷塘。

       近了,近了……远远地便可看见那雾色笼罩着的荷塘。

       莫非似近情情怯?我不由地放慢了脚步。以往在这个地方已可嗅到风送过来的荷香,今日却没有,――可能是下雨的缘故吧。

       近了,再近了些,依然没有荷香迎人,嗅到的只是那湿润的泥土气息。

       终于来到了池塘边,迷离的雨雾再也遮不住近处的景象,映入眼帘的景色让我兴奋着的心一下跌入到了谷底:

       没有随风摇曳的绿叶,没有光鲜映日的红花;没有频频点水的蜻蜓,没有朗朗高亢的蛙鸣。

       看不见戏水的鱼儿,看不见嬉闹的儿童;看不见悠然的钓叟,看不见采莲的红裙。

       再也看不到岸上那青青的芳草翠绿的柳,只剩下那随秋风片片摇落的萧瑟;再也看不到池中萍挤菱拥、红张绿狂的繁华,只剩下那一池残叶折茎、菱枯萍腐的凄凉。

       雨又大了些,扑簌簌地落着,落在了仅存的几片尚在与枯色对峙的叶上。雨水并不晶莹,也没有停留,径直顺着叶上众多斑驳的孔落入池中。雨水早已浸透片片枯萎的荷叶,灰黑色的湿叶如一块块肮脏的抹布斜斜地挑在细瘦的枯茎上,茎们努力想站直身体,无奈几番挣扎之后还是被沉重的湿叶压折了腰,头被闷在了水里。偶尔有几株被采去了莲蓬或叶子的茎倔傲地指向天空,仿佛要向老天讨回被掳去的韶华。

       满池的狼藉,满目的凄凉,让人情何以堪?目怎忍睹?

       在心里思念许久的那副绝美画图竟然会变成如此丑陋景象。我愣住了,手中的伞也把握不住掉了下来。

       雨静静地落着。一只癞蛤蟆伸腿拉胳膊地爬上岸,在我面前歪着头打量我一番后居然从我脚面上径直越了过去,又伸腿拉胳膊地爬向草丛。难道在它眼里我只不过是一块石或是一棵树?

       雨水顺着发梢流下额头流进眼里,留下一阵涩痛,之后又带着温热滑过脸颊。

       静,天地间死一般地静!我听到了雨水滑过脸颊的声响,我听见了满塘残荷的哭泣。不是吗?那点点滴滴落在水面上的一定是她们的泪!

      我闭上眼沉痛地为她们默哀,良久,良久……

      忽然一阵冷风刮过,已近湿透的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飘飞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雨伞不知什么时候被吹到了塘里,离岸不远,徒手却够不着。看看四周没什么可用物事,无奈只得脱下鞋袜下水去捞。水不太深,刚没过膝盖;也不太凉,相比雨水居然还有些温热。脚落在水底的淤泥里,团团泡沫挟着乌黑的泥浆顺着小腿吱吱叫着翻滚上来,搔得腿面阵阵酥痒。

       小心翼翼地向前趟了两步,忽然脚下踩到截如木棍般的东西,五六寸长的光景。 再往前趟还有一截,再趟还有……莫非是――

       我迅速捋起袖子弯下腰抓住一截轻轻用力那东西便被我抓了上来,洗净泥污一看,果然是截白白胖胖的藕。

       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刮去一层薄薄的皮之后一股淡淡的清香就溢了出来,一截水灵灵白嫩嫩的藕便出现在眼前。那白并不是单纯的白,白里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绿,这就使得它居然有了种如玉般的莹润。

       清香白嫩的藕竟然勾起了我的馋。咬一口在嘴里轻轻地嚼,清脆、甘甜,还有带着丝若有若无的泥腥的清香霎时占据了颊齿,冲向鼻腔,流进了五脏六腑。不由地做了个深深的呼吸之后顿觉遍体舒泰,仿佛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被这清香浸染。蓦然间发现先前的悲哀、忧郁竟已荡然无存了。

       抬眼望去,那雨雾迷朦的荷塘极似一幅写意的水墨,有了种超越寻常的美。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这中国画般的景象,留待珍藏,留待与朋友们分享。我要让他们懂得欣赏另一类鲜为人知的美。

      丝毫没有感觉被雨淋后的狼狈,我归来的脚步依然轻捷欢快。

      别了,我深深眷恋着的荷,我会常来看你,不管你是芳华正茂,还是叶老花残。



              *                   *                   *                    *                     *                    *

我也要咀一咀走过路过,在暨阳论坛留下点你的咀迹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