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阳论坛>爱好>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恶魔猎手 发表于10-27 | 0 条评论 | 标签: 文学沙龙,今生,美的,相遇

任何人都无法拒绝或抵抗的住一切美好的东西,包括网络。小江对我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一会儿怅然一会儿甜蜜。我说,没错,网络真的是个好东西,它的本事更是大到无限,它可以让互不相识的人遥寄着相思,忽哭忽笑,废寝忘食更多愁善感。小江犹豫了一会,慢慢从办公桌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了一个银色小盒子递给我看,那是一只精美的MP3,小江说这是一位叫白云的女孩送给他的,里面录下的全是她的作品。小江说下面他想给我讲个故事,然后顺手将录有琵琶曲的MP3耳机塞进了我的耳朵里。认识白云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小江才初涉网络,由于彼此的爱好相同,他与白云在一个周末的午后相识于碧聊里的一个诗朗诵房间。她成了他网友中关系最铁的一位。网友几经更新,就只有她一位还稳稳的挂在他QQ的好友列表里。小江对人提起她时从不说这是他的网友,他只说他在网络中有一位最要好的朋友叫白云。小江在工作之余也会时不时的常常向我提起她,我虽然至今也没有见过,但从他的口中我想象白云一定是位如水的女子。听说是生长在江南的一个偏远小镇,不知是怎样的家庭影响了这样的女儿,生在二十世纪80年代的她不但会抚琴还精通诗词吟诵,性情温和又率真善感,是个多情的江南女子。或许正是这些更深深吸引着成天被花红酒绿繁杂喧嚣而包围着的小江吧。小江说特喜欢听她的声音,说者无意听着有心,结果就在小江生日的前一天,邮递员为他送来了一个快递包裹,那是白云将自己拿手的几个曲目连同几首配乐诗朗诵一起录制进了一个精致的MP3里为他送来作为了生日礼物。小江乐的在屋里连蹦了三圈,也因为这次的礼物让他知道了白云所在的城市。有一次,正好有次出差的机会。小江办完公事没有立刻回家,趁机他突然想去看看白云,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城市住着这样的一位女子,想看看白云每天经过、生活的马路和房屋都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想法有点可笑,但小江还是去了。他一路上就戴着那只MP3做着火车、大巴,一路辗转从G市到A市千里迢迢地去找她了。小江到了A市后,并没有急着给白云打去电话,他甚至从来就没有见过她,就只凭着她对他平时简单的自我描述,顺着通往她工作单位的街道一路找去,他来的目的并不想惊动她,或来个网友见面什么的,他认为那样太俗,他只想远远的看看她,他坚信自己在人群里一定会一眼认出她来,尽管他连她的容颜都未曾见过。那天的天气出奇的热,小江站在小镇南头的政府大院门前来回的踱着朝里观望。只要有女性走出来,他总要从头盯到脚,然后皱皱眉继续往院里望。这位先生你要找人吗?门卫老头观察了他半天终于发问了。小江迟疑着,摇摇头没有回答,只是尴尬的笑笑。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半,小江看到门卫老头关上了单位大铁门,他才确定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失望而去。怎么会没有她呢?明明就是这个地址呀?小江确信上午看到的所有女性里没有他想找的白云。想了好久,还是没有打电话给白云,小江就这样一身臭汗灰溜溜的又是大巴又是火车的回家了。第二天晚上再上线看见白云时,小江刚一讲完几天来的“壮举”,白云就已经笑的肚子疼了,她说小江是骗人的,不过那天她说自己确实不在单位也出去学习了。大约半年后的一个礼拜天,或许是上天安排好的吧,小江又有一次出差机会竟途经A市。机会难得,外加没有实现的夙愿,那次他又找去了。由于礼拜天白云单位休息他只得换个方法寻她,这次小江多了个心眼,到达后向白云发去了短信:嘿嘿,我又来了,正在你们小镇的中心街口吃午饭。等你一小时来,我想我会认出你。就这样,小江在街上闲转了半天一直等待着白云的手机回复或真人出现。然而等到他回家的班车发车时间即将到时也没有收着白云的一点音讯。小江的头这次垂下来了,他不舍的对那个城市望了又望。就在汽车的颠簸途中他终于接到了她发来的一条短信:“中午我在和朋友小聚,餐厅吵杂,没有听见信息,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小江反复地读着这条信息,眼泪已经不知不觉在一个男子汉的脸上簌簌流下。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时他才给白云送去回复:当面对崭新的一天时,你会发现,那过往的一切不过是一声无奈的叹息。发完这则短信,小江感到浑身上下无比的轻松。小江想,那就这样吧,带着淡淡的相思,锢守永不见面的原则,与白云做一种柏拉图式的交往,他不想失去这位好朋友。哪怕彼此永远都不说出那三个字甚至不要她的长相。但,从那天后,QQ上白云的头像却再也没有亮起,诗朗诵房间也再也听不到白云的声音。小江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了。在每当想起白云时,小江总会不由自主拿起装有她音乐的MP3反复播放。睹物思人,情不可抑,小江常常暗自惆怅。难道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场梦吗?如果都不曾发生,那这美妙的音乐和声音又是从天而将吗?彩云现于雨后,皎月浮于云端,美,只在一瞬间。缘份这东西,难道就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吗?后来,小江告诉我,他在一次整理邮箱时,突然想起了他还有一个与白云共用的邮箱,由于白云的消失他怕触景生情,不敢再上。那天他又登录进去了,结果竟在收件箱里看到了一条没有点击的来信,日期正是一年前白云消失的日子。邮件里白云说:”我在一周后就要嫁人了,那天没有来及见到你,正是朋友们在为我贺喜,为你的两次来访在此我深表歉意和谢意,并随信再为你送去最后一首诗歌吧,送给你,也送给那段灿烂的日子——《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小江是婆娑着双眼一字一句地读完的,然后将诗稿存进了文件夹,删除了他的那个邮箱和QQ号。

我也要咀一咀走过路过,在暨阳论坛留下点你的咀迹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